北平天主教南堂中学档案文献调查--尹俊虎

文化研究

档案整理与历史重现

——北平天主教南堂中学档案文献调查

尹俊虎

 

 

Abstract: Peking was the important area  for the  growth of  church schools in modern history. The church secondary schools of Peking played an important function as a connecting link between the university and the elementary school. They made a major contribution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20 century.

Peking's church secondary schools can be distinguished as Christian middle school and Catholic middle school. Some research records the achievements of Christian middle schools in Peking, however there is a little study about Peking Catholic middle schools in modern period because of limited historical documentation.

Therefore,this article wishes to give a general  development history of the South Church secondary school.  It also provides some data for research about Peking Catholic middle schools in modern history drawn from an investiga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available documents.

Key word:church school;Catholic middle school;Peking private southern church secondary school

 

 

一、南堂中学的资料收集与发展概述

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学术界对近代教会学校的研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关于北京地区天主教办学的研究,尤其是天主教中学方面的研究却仍然十分的稀少。因此本文希望通过对天主教南堂中学一些档案的调查整理,能够还原近代北京天主教教会中学的部分办学状况,以供进一步的研究。

20世纪上半期的北京作为清政府和北洋军阀政府的首都,仍然是政治和文化的中心。即便是国民政府时期的北平也是社会人文的重要地区。这里不仅高等教育发达,就是中等教育也很发达。在七七事变前夕,北平的中学生有2万左右,约占北平人口的1.3%,是全国最高的。[1]而近代以来西方教会就已经开始在北京创办教会学校了,20世纪以后北京的这些教会学校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南堂中学作为这个时期的天主教教会中学之一,自然也经历了教会中学在那个风起云涌时代的成长与发展,也是研究北京天主教教会中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范例。

为此笔者在北京市档案馆查找到了一部分南堂中学的资料:

 

档案名称

起始时间

终止时间

档案号

私立南堂中学关于结束法文专门学校改办普通中学及呈报校董会章则、立案表件的呈文及社会局的指令

1937-6-1

1937-9-30

J002-003-00736

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民国卅五年度第一学期各级学生学期成绩表和各级学生一览表

1947-3-1

1947-8-31

J004-002-01207

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民国卅五年至卅六年各级学生一览表

1946-3-1

1947-6-30

J004-002-01505

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呈送民国卅七年度各级学生简表及学年成绩表

1947-8-1

1948-7-31

J004-002-01627

北平市私立南堂、汇文中学董事会申请补报立案给北平市教育局呈及教育局指令(附:办事细则及学则) 

1947-3-1 

1947-5-31 

J004-002-01686

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新生、插班、退学及各级学生名籍表以及各级学生成绩一览表

1948-8-1

1948-8-31

J004-002-01842

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民国卅八年第一学期教职员及各级学生一览表(附:工作汇报)

1949-8-1

1951-4-30

J004-002-01982

市文教局、私立南堂中学、新中中学、工商中学关于南堂中学经费、停办、合并等问题的请示、批复等文件 

1950-1-1 

1951-12-31 

153-001-00882

市教育局关于接管私立南堂中学与私立南堂中学接受外国津贴登记表卷 

1951-1-1 

1951-12-31 

153-001-00900 

 

因为南堂中学长时间是作为法文专门学校存在的,不属于教育局中等教育的统计范畴,所以档案资料也十分有限。因此笔者又在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的民国文献以及教会学校相关材料中寻找到了其他一些涉及南堂中学的史料。尽管仍然不够全面,但还是大概可以看到天主教南堂中学的发展概貌。

早在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南堂天主教会就开始创办私塾,光绪十八年(1892年)南堂天主教圣母会将私塾接办改组,又添设了数理及法文等课程。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天主教圣母文学会[2]正式在今天的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37号,即天主教宣武门东侧创办了法文专门学校,简称法文中学,当时由法国工部局直接管辖,重点在于培养法文人才,学校由圣母会文学会修士任教,一面教书一面传教。法文专门学校全部招收男生,毕业时由法国授予学位。每届前两名成绩优异者,还可以保送法国学习深造。法文专门学校在当时曾为中国邮政、铁路、海关等部门培养了一批法语人才。19376月,根据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收回教育主权,统一管理学校的精神,法文专门学校被饬令申请立案改为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由当时的圣母文学会筹办南堂中学董事会,当时校长为任罗佳。然而不久抗日战争爆发,申请搁浅。直到1943年在北平市日伪政府的批复下才正式改为私立南堂中学,当时校长为王振宇,内附设南堂小学(1938年南堂小学的立案申请得到批复而正式成立)。19473月,应国民政府北平市教育局的凡在敌伪时期立案学校都需要改组董事会并重新申请立案的要求。南堂中学又再次向国民政府补报申请立案,当时的校长为阎德森。这期间天主教圣母文学会一直作为南堂中学的上级机构存在。解放后,南堂中学也被新中国接办改造。19517月北京市教育局正式停办南堂中学,改为北京市师范学校分校。校内小学部分迁入南堂小学分校改名为宣武门小学。所余的南堂中学三个初一班、一个初三班作为北师附设的中学班。至此这个教会中学最终结束。1953年南堂中学的原址改为北京市教师进修学院,“文化大革命”期间关闭。1969年又改为北京市第三十二中学。现在南堂中学旧址依然存在,是一个职业高中的校址,在天主教南堂的东侧,前出轩式的二层楼建筑风采依旧。

二、南堂中学办学情况的分析

第一是学校的规模,学校规模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首先是学校的建筑设施规模。据档案呈报,当时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建于北平市宣武门内顺城街78号。校地面积共计11亩,其中校舍面积约计5亩,露天的体育场6亩。筑楼一座(分东、北、西三楼)有上下两层。

1937年呈报的档案中有一个开办费预算表:

 

建筑费

购地

购地11亩计洋2200元

建筑校舍

建筑校舍123间

建筑学生宿舍

建筑学生宿舍30间

建筑图书室

建筑图书室6间

建筑实验室

建筑实验室9间

其他

以上各建筑费共计9000元

设备费

购置中国图书

购书五百五十余种计洋4200元图标二百幅800元,总计5000元

购置外国图书

购图一百种书籍一千八百种共计洋10000元

购置仪器标本

物理仪器四百件计23120元,化学仪器药品四百种1630元,动物标本八百余件植物标本四百件矿物标本七百件图二百件共计12810元,总计37570元

购置校具

教员用具六十件计洋3500元学生用具六百件计洋4500元共计8000元

其他

体育设备费430元

 

由以上资料可见南堂中学虽不大,但办学规模还是很全面的。教室和宿舍提供了安定的学习生活条件;图书室可以增长学生的知识;实验室更可以培养学生们的实践能力;而校园操场有利于开展活动,陶冶学生们的情操。还有大量购置的中外图书、各种仪器标本、教学及体育设备都可以看出南堂中学教学资源的丰富。

其次是学生的人数规模。在法文专门学校时期,法文人才需求比较大,人数有一定规模,1921年该校有教职员20余人,学生500余人。[3]但在教会中学本土化、世俗化改革之后,南堂中学的教学规模在北平众多的中学里一直都不是很大。1938年,北平私立中学有40个,学生人数约7817人,当时天主教的上义中学有学生67人,辅仁大学附中有学生305人,基督教的汇文中学有学生432人。[4]而南堂中学的学生人数只有32人。[5]而到了1946年南堂中学有学生179人,上义中学有学生109人,辅仁附中有学生1356人,汇文中学则有学生1019人。南堂中学在教会中学中人数规模之小可见一斑。

第二是资金问题

经费是学校得以运作的经济基础。同近代中国大多教会学校一样,南堂中学的经费也经历了多样化和本土化的过程。近代教会学校的资金基本上是由教会补助、学校收取的学费以及董事们的捐助组成,对于南堂中学也不例外。档案中的资金预算表可以清楚的看到南堂中学在1937年申报的时候经费上是如何运作的。

 

1937年申报立案资金预算表

岁入

经常

资产或资金之息金

3600元(基金三万元之年息额)

学费收入

7500元(学杂体图宿费五项约计数目)

其他收入

5000元(每年由法国政府津贴数目)

总计

16100元(以上三项)

临时

开办费

153200元(已实支实销)

合计

 

国币169300元

岁出

经常

俸给费

职员俸给

3000元

教员俸给

9000元

校役工食

700元

办公费

600元

设备费

图书

1000元

仪器标本

1000元

校具

600元

特别费

200元

总计

16100元

临时

开办费                                   153200元

合计

169300元

备考

经常费倘不足时由文学会负责按不足数筹发津贴之

 

关于开设学校的资金来源,根据档案中记载,首先董事会呈报的建校基金是“上海虹口地亩一方,大约有20余亩,民国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1937),抵押于上海汇丰银行,折合国币三万元,年息一分二厘,每年可收三千六百元。”这是学校较为平稳的固定收入。其次是“学生之学费、杂费、体育费、图书费和住宿费合计约国币7500元。”再有就是“法国政府每年补助金5000元。”国外的政府或教会补助是教会学校的一个特色。学校基金的上海地亩应该是天主教的产业,每年又有法国政府的补助。由此可知,开设学校的最初资金依然是以法国天主教会的资助为主,显然在当时学校的行政以及教学管理方面依然会受控于天主教会的管理。在备考中“经常费倘不足时由文学会负责按不足数筹发津贴之”实际上就是一种社会捐助,尽管这种资助依然同天主教社会团体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这显然已经是天主教中学向世俗化迈出的一大步。

第三是学校的行政组织和职员

学校的行政组织管理是一个学校平稳运行的关键,其中包括了董事会和行政职员系统两个部分。

1937年法文专门学校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要求组织了新的南堂中学的校董会:董事长杨友松(天主教圣母文学会总务主任,原徐州救济会会长,上海若翰学校学监)、副董事长卞若石(北平私立盛新中学校校长,前威海卫海星中学校校长)、校董那其亚(法国驻华大使,前法国驻上海总领事)、校董沈兼士(北平国立故宫博物院文献馆馆长,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原北京大学校教授,辅仁大学代理校长)、校董熊少豪(冀察政委会外交委员会委员,前总统府秘书直隶省交涉员)、校董唐宝潮(冀察政务委会咨议,原驻英陆军正式武官,北平军分会参议)、校董英千里(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校秘书长,英法比三国留学生,北平辅仁大学校教授,1945年任北平市教育局局长)、董事会监察委员叶学彬(北平私立盛新中学校、光华女子中学校教员,前京师学务局科员)、校董李慎修(法国人,圣母文学会总院参议,曾任文学会会长,上义中学校长)、校董吉善(法国人,圣母文学会顾问,原法文专门学校校长,文学会咨议,上义中学校长)、校董柏永贞(法国人,前任北平法文专门学校校长,前广东法文专门学校校长)、苏国璋(烟台崇正中学校教务主任,曾任北平私立盛新中学校校长)、董事会常务委员刘保忠(北平私立上义中学校校长,曾任奉天中法高级中学教员)。

校董会作为南堂中学的创建机构、决策机构,是整个学校性质、政策的体现。董事会的组成人员也就代表了南堂中学的所属性质和社会关系,除了少量在政府部门任职的社会人士外,基本上都属于以法国为代表的天主教教育系统,而且其中直接就有四个法国人,可见1937年的南堂中学还是在法国天主教的掌控之内。

关于校董会的职权,在档案记载的1937年呈报申请时校董会的组织规则中,详细叙述了校董会的权力:

1.本校校长之选任辞退;2.纠举校内职员教员违法及失职;3.规定教职员薪金;4.保管在校财产与基金;5.建立校内兴革事宜;6.稽核学校经费支收事项;7.筹办本校经费;8.议决预算及决算;9.议决校董提议事项;10.选举本会成员。

我们通过这些档案可以了解到校董会作为学校的绝对领导机构,一方面掌握着学校的人事任免和考核,即便是校长也由校董会任命,另一方面校董会更是掌握了学校财政收支的决定核算,而且筹集学校经费还是校董会的一个重要任务之一。

1937年档案中除了校董会之外,还有建校初的行政组织介绍:“校长总辖全校校务。”“设教务主任一人掌理一切教务,设教务员、书记员各一人商承主任,分任文书股、注册股、成绩股、缮印股、统计股、图书股的事务。”“设训育主任一人,训育员一人担任一切训育事宜。”“设事务主任一人,掌理一切事务,事务员一人分理教具股、会计股、物品股、体育股、卫生股、杂务股事务。”同时学校还设有校务会议、职教员会议、教务会议、训育会议、事务会议、学科会议、招生委员会、研究委员会等等,可谓一应俱全。高效、有序的管理体制可以说是南堂中学的一个特色。教会学校创立之初就注意借鉴西方的教育管理模式,规章制度比较齐全,行政管理比较稳定。董事会、校长以及各个部门的设立都十分严密。管理层次多,人又少,分工比较明确。而且这些职员都有着丰富的办学行政经验,有的身兼数职,工作效率很高。

行政职员是行政规章的执行者,因此行政系统内职员的选用也是十分重要的。

 

1937年职员履历表

姓名

任罗佳

李尚志

曹秉乾

文振铎

性别

年龄

43

39

28

50

籍贯

河北东鹿

河北宁津

河北霸县

法国里昂

学历

北平上义师范学校毕业

北平上义师范学校毕业

北平辅仁大学校毕业

法国里昂大学校毕业

经历

上海圣芳济英文专门学校训育主任,汉口法汉中学校校长,威海卫海星中学教务主任

北平私立盛新中学校教员,宣化晟新学校、威海卫海星学校教务主任

北平市党部宣传科干事,民言报编辑,北平市立第一中学及石虎中学校教员

自公元1905年来华任本校高级中学部教员

职务

校长

教务主任

训育主任

事务主任

专任或兼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本校兼授科目

 

国文

公民

音乐

月薪

义务职

义务职

义务职

义务职

备考

 

 

民国二十三年(1934)训育主任审定合格

 

 

1937年的履历表可以看出这几位学校中方领导都是天主教教会学校毕业,基本上都有过教会学校任职的经历。作为学校的管理核心,长期的教会学校任职经历显然对一个新学校有着极大的益处。不仅在管理和教学上有过实践的经验,能够使新学校迅速展开工作,而且还方便与其他天主教学校迅速展开沟通。因为他们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获得教会或者社会的赞助和支持。职员的成分组成实际上体现了天主教教会系统内的互助,也就是说南堂中学是在其他各天主教学校帮衬下运作起来的。当然这也反映出天主教教会学校自成系统的特点。

第四是学校的师资力量和教学状况

首先学校的师资力量是学校教学水平的直接体现。教师的精神、人格和学问对学生一向都有极大的影响,何况中学生正处于发育阶段,易受外界影响,教职员对他们的人格感化既大又快。无论是前期西方教员为主,还是后期中方教员为主,教会学校的师资力量都是同时代学校中值得称赞的。

J002-003-00736档案中的1937年呈报申请教员履历表:

 

教员履历表1

姓名

李尚志

蔡善霈

张之桢

曹秉乾

王景祺

祝福祥

性别

年龄

39

29

27

28

45

28

籍贯

河北宁津

安徽合肥

河北定县

河北霸县

河北蓟县

河北文安

学历

北平私立上义师范毕业

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毕业

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毕业

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毕业

北平法汉学校毕业

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毕业

经历

北平私立盛新中学校教员,宣化晟新学校、威海卫海星中学教务主任

北平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校教员及盛新中学校教员

北平辅仁大学图书馆管理员,辅大附中及盛新中学教员

北平市党部宣传科干事,民言报编辑,北平市立第一中学及石虎中学校教员

北京高等法文学校及汉口法汉学校教员,奉天中法学校训育主任

北平辅仁大学校化学助教,北平盛新中学、光华女中教员

所授学科

国文

英语、数学

国文、卫生、动物、植物

公民

法文、算学

理化

每周授课时数

5

8

10

2

8

4

专任或兼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兼任

级任或科任

 

 

 

 

 

 

本校兼任职务

教务主任

 

 

训育主任

 

 

月薪

义务

40元

50元

义务

义务

24元

 

教员履历表2

姓名

李凤楼

单立墉

金恒贵

徐汉光

文振铎

柏永桢

性别

年龄

28

23

32

28

50

55

籍贯

河北通县

河北宛平

河北宛平

浙江杭县

法国里昂

法国里昂

学历

北平私立辅仁大学毕业

北平童子军教练员训练所毕业

北平辅仁大学美术科毕业

北平中国大学校毕业

里昂大学校毕业

Aix

Accademie

经历

北平辅仁大学校附属中学校体育教员,盛新中学教员

北平上义中学及盛新中学教练

北平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员及盛新中学校教员

道清铁路总务科员,中福公司教育处科员,河南焦作中学、开封静宜女中、北平盛新中学教员

自公元1905年来华充任本校高中教员

北平私立法文专门学校校长

所授学科

体育

童子军

图书

历史、地理

音乐、劳作

法、英语

每周授课时数

4

2

2

8

4

8

专任或兼任

兼任

兼任

兼任

专任

专任

专任

级任或科任

 

 

 

 

 

 

本校兼任职务

 

 

 

 

 

 

月薪

20元

8元

8元

40元

义务

义务

 

教员们的经历和学历对教学的思想理念和方式是有很大影响的。由表可知,1937年南堂中学的教员们基本上都很年轻,平均年龄只有34岁,正是年富力强。其中有近一半都是辅仁大学毕业,这也可见辅仁大学在天主教教会学校中的重要地位,其他的也基本上都是大学毕业。高等大学毕业的学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学识水平,而且他们都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这都使他们拥有新的的办学方法和教学理念。而这些新的方法和理念也必然影响着南堂中学。而教师基本上是以专任为原则,只有课时较少的教员才请外人兼任。如体育、童子军[6]和图书课,基本上都是由其他天主教教会学校提供的。

再看这个时期南堂中学教员的待遇,基本上每个学时为5元,童子军和图书每个学时为4元,教师的月收入基本都在40元以上(兼任不算)。据1930年的统计,教员每月平均收入大约是56元,有兼职或行政职位的薪俸更多,而生活费基本上是48元。[7]这样教师们可以不必为生计为虑专心从事教学工作。

其次是关于学生的教育方面,应该说这个时期的天主教办学已经逐步脱离原先那种注重宗教的手段达到精神领悟和人格基督化的方法,而是开始重视通过间接的宗教教育;通过学校的生活气氛和教师的人格影响,使学生获得天主教精神的熏陶。

在档案中有一段关于训育标准的叙述,正可以说明这个问题。“思想方面,思想要正确,思想要实际,思想要有系统。精神方面,要有勇敢进取之精神,要有坚忍不拔的精神,要有勇于负责的精神,要有公正不阿的精神。态度方面,要忠诚恳切不伪不骄,要光明磊落公正坦白,要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要从容沉静临事不慌。生活方面,要有秩序,要有纪律,要勤俭,要乐观。能力方面,养成在实际工作上有组织有计划有实行的能力,养成对于事实有容观的态度与分析判断确切的能力,养成能建设能创造堪作群众领袖的能力。”这里实际上依然是天主教做人的标准。但是同早期强调的信徒和宗教信念相比,已经开始变化到强调发展学生个性以及服务社会的方面。

而关于当时的教学情况,根据档案呈报,“本校为普通中学,设高中部三年,初中部三年,各年级暂行单轨制,遇学生增多时采行双轨制。”这种“三三制”是政府教育部统一要求的,基本上当时北平的中学都采用此制。合理结构的基础学习对于青少年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根据上面职员和教员表可知,学校至少有国文、公民、音乐、卫生、动物、植物、英语、数学、法语、理化、历史、地理、体育、劳作等等课程。这些科目文理兼重,又有各种培养乐趣的课程,还有体育和劳作课程,既锻炼了身体又练习了各种能力。而且引进了新的教学方法就是图书室和实验室的教学方法,开拓了学生的知识面,提高学生动手实践的能力。范围不可谓不广泛,内容不可谓不丰富,正符合学校全面发展青年身心的宗旨。而且也对应了天主教教会学校擅长英语和法语课程,存中学授西学的特点。

综上所述,北平市私立南堂中学由天主教法文中学转型而来,经历了整个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在其十几年间的发展中,逐步完善,逐步融入中国近代中学教育的体系。建校之初,在办学上自然保持着教会学校的明显特点。学校管理人员和教学人事依然基本上都是天主教系统。在行政组织和经济上也都可以看到天主教教会的影响。但是在发展中逐步多元化、本土化,是一所典型的近代天主教教会中学。

三、结语

应该说“天主教势力伸入中国时间较早,但在华教育活动很有限,教育的对象仅限于教徒,教育的宗旨是培养神职人员,天主教会强调对幼童及成年人的宗教教育,过分注意中国神父的培养。”[8]但随着时代与办学教育的发展,天主教办学也遇到了本土化与世俗化的问题,同基督新教办学一样,也不得不面对寻找教育理想信念和现实社会需要的结合,世俗化趋势和宗教理念之间协调的问题。南堂中学的变化实际上正可以代表一部分教会中学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变化。在中国政府注册立案,实行中国颁布的三三制学制,遵照政府所订立的课程标准授课,都是本土化的重要表现。30年代以后世界局势的复杂变幻使得中国社会对于西学以及实用主义的重视更影响了教会中学在教学方面的侧重。当然这一系列的发展都和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而南堂中学在其十年的发展中,为北京的中等教育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无论是在培养优秀学生还是发展改进中学办学体制和方法上,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南堂中学的发展又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体现,两种文化在社会发展的背景中不断的碰撞调适融合,在这种互相的借鉴弥补中也提高了近代中国中等教育的办学和教学水平,推动了中国教育的近代化进程。

 

 

                              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硕士研究生

 

 

 

主要参考文献:

韩朴,田红:《北京近代中学教育史料》,北京教育出版社,1995年

邓菊英,李诚:《北京近代小学教育史料》,北京教育出版社,1995年

何晓夏,史静寰:《教会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年

顾卫民:《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

费正清:《剑桥中国史中华民国篇》,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

李喜所:《五千年中外文化交流史》,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

王治心:《中国基督教史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北京市档案馆:《北京档案史料》,新华出版社,2004年

章开沅:《传播与植根》,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

左芙蓉:《社会福音·社会服务与社会改造》,宗教文化出版社,2005年

李铁虎:《日伪统治时期北平中等学校一瞥》,文献资料,1996年第4期

丁柏传,郑瑞君:《近代中国教会学校述论》,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0年第5期

 

 

 

 

E-mailyjhsskamen@163.com    Tel13581887327



[1] 邓云乡:《文化古城旧事》,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14

[2] 圣母文学会是法国天主教的一个修会,1891年来到中国,其宗旨就是以兴办教育辅助传教。创办过著名的法汉学校。

[3] 西城区政协文史委:《胡同春秋》,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年,第20

[4] 新民会中央指导部总务部调查科:《北京市各级中小学校调查》,民国二十七年六月,首都图书馆民国图书室藏书

[5] 韩朴,田红:《北京近代中学教育史料》,《公教学校》,北京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14页

[6] 1917年清华学校首创北京地区的童子军教育,1935年以后北京地区开始由中国童子军总会统一领导,1934年北平市中国童子军理事会举办教练员训练所,以期培养人才促进童子军的规范发展。选自《北京档案史料》,新华出版社,2006年3期。

[7] 陶孟和:《北平生活费之分析》,社会调查所出版,1930

[8] 高时良:《中国教会学校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年,第9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