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天主教研究青年学者论坛(2017)闭幕

文化研究

第十届天主教研究青年学者论坛(2017)闭幕

第十届天主教研究青年学者论坛(2017)于2017年12月8-10日在北京召开。主办方北京天主教与文化研究所安排于12月8日圣母无染原罪节日开幕,以示庆祝第十届论坛的召开。本次论坛共收到87名青年学者的报名表和提要,共有完整论文72篇,其中66篇符合本次论坛要求。本届论坛共分十场举行,主旨发言学者为美国旧金山大学利玛窦中西文化历史研究所执行所长吴小新博士。吴博士演讲题目为Perspectives and Approaches: Reflections on the Historical Legacies of Matteo Ricci in the Study of Chinese-Western Cultural Exchange Today。主旨演讲内容由利玛窦在中国的学术交流,延伸到利玛窦中西文化历史研究所创办人耶稣会士马爱德神父(Edward Malatesta, S.J. 1932-1998)在中国的学术交流,并且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其研究所现今的研究工作和项目。论坛第一场和第二场以天主教神学与哲学为主题,包括寇振成的“奥古斯丁对人之社会性的观念”、芮欣的“规训与忏悔:福柯与奥古斯丁的对话”、屈代平的“奥古斯丁对希腊哲学的超越”和曾静明的“自由与忠信:伯尔纳德·海霖的良心观”等10篇论文。第三场以天主教神学与伦理学为主题,包括李景玺的“从利玛窦《天主实义》看有关基督论的问题”、薛立杰的“传统与现代之间:若瑟拉辛格以基督论为根基的现代性批判”、崔军伟的“《斋克》与明末耶稣会士罗雅谷‘守斋克己’思想初探”、王喜亮的“试析庞迪我《七克》之西学来源”以及陆和天的“《天主是爱》通谕探析”等7篇论文。天主教神学与本地化为第四场的主题,包括陈欣雨的“天主教徒信仰本地化探微:重庆南川天主教徒汪祖文墓地考”、魏莉的“论天主教在促进社会和谐与社会道德建设中的作用”以及魏乐平的“图像与隐喻:白汉洛天主教堂彩绘壁画研究”等7篇论文。圣经与经典诠释为第五场的主题,包括梁荣基的“从海德格尔的真理观和特蕾西的极限语言看圣经的真理性质”、张蓓蓓的“明清耶稣会版画中的神操模式与记忆术---以《出像经解》‘圣母领报’图为例”、乔卞云的“宗教经典中的理性”和喻志的“《论语》‘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浅析”等7篇论文。第六场和第七场以天主教历史研究为主题,包括朱湘娣的“耶稣会士的合同风波”、蒋硕的“惠泽林神父生平著作考”、贾海燕的“明清之际天主教传教士译述圣人传初探”、王征的“论传教士对近代山东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郭辉的“仁爱会与天津天主教医院的建立”、高薇的“私立辅仁附属女子中学研究”和柳旭的“辅仁大学附属中学的宗教教育策略及其境遇探讨”等14篇论文。第八场以天主教与社会文明为主题,包括黄芸的“从利玛窦《畸人十篇》看道耶会通”、黄敬哲的“明清之际上帝观的中西交汇与冲突”等7篇论文。第九场以天主教与东西文化对话为主题,包括陈欢欢的“以《天主实义》为例看中西文化的调和”、刘金成的“浅谈天主教信仰观的中西比较:以《忏悔录》和《超越东西方》为文本依据”以及宗晓兰的“中国人亦是基督徒?”等7篇论文。第十场以天主教与社会服务为主题,包括陈诗潭的“克尔凯郭尔论信仰的行动--邻人之爱”、陈怀宇的“贞女、修女和‘母亲’”、白虹的“湖北孝感麻风病防治中心修女服务的情况调查”和王美秀的“快闪式的中国天主教会与梵蒂冈关系”等6篇文章。
最后,北京天主教与文化研究所所长赵建敏神父作论坛总结,以两个感想、两个感恩和两个感谢对至今共举办了十届的天主教研究青年学者论坛作了总结:
十年了,第十届青年学者论坛,总得总结说几句。我想说的是两个感想,两个感恩,两个感谢。
两个感想呢,一个就是对教会服务的感想,尤其是听完刚才白虹老师做的关于今日修女们在麻风病院服务的报告,他也是我们十届论坛参加比较全的,恐怕有八九届都参加了。他做修女们服务的田野调查,我们看到修女们在做这些艰苦的工作,这些艰苦的工作其实开始没人去做,修女们去做了。当然这是今天修女们在做的服务工作,由此我想到百年前或几百年前又会是什么状况呢?于是我就翻出来1870年曾国藩接到圣旨,带病起身赴天津调查办理天津教案,那年的7月21日,曾国藩和崇厚共同启奏,这个共同启奏是给慈禧太后的,向慈禧上奏折汇报情况。他们为什么要共同启奏呢?为了证明他们所说不假,一般奏折共同启奏的并不很多。他们在奏折当中说:至仁慈堂查出男女一百五十余口,逐一讯供,均称习教已久,其家送至堂中豢养,并无被拐情事。至挖眼剖心,则全系谣传,毫无实据。臣国藩初入津郡,百姓拦舆递禀数百余人。亲加推问,挖眼剖心有何实据,无一能指实者。询之天津城内外,亦无一遗失幼孩之家控告有案者。惟此等谣传,不特天津有之,即昔年之湖南、江西,近年之扬州、天门及本省之大名、广平,皆有檄文揭帖。或称教堂拐骗丁口,或称教堂挖眼剖心,或称教堂诱污妇女。厥后各处案虽议决,总未将檄文揭帖之虚实剖辨明白。此次祥查挖眼剖心一条,竟无确据,外间纷纷言有眼盈坛,亦无其事。盖杀孩坏尸采生配药,野番凶恶之族尚不肯为,英法各国乃著名大邦,岂肯为此残忍之行?以理决之,必无是事。”“即仁慈堂之设,其初意亦与育婴堂、养济院略同,专以收恤穷民为主。每年所费银两甚巨,彼以仁慈为名,而反受残酷之谤,宜洋人之忿忿不平也。”曾国藩上奏给慈禧太后的奏折在说明,当时1870年,这些传教士们,不管是外国人还是中国人,这些修女们,不管外国人还是中国人,他们在做这些慈善事工的时候,却常常会受到这种“残酷之谤”。这在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一直在听大家的发言,基本上时间许可,我都是全程在听,我是在学习,跟大家学习,跟硕士生学习,跟博士生学习,跟我们的教授副教授学习,因为什么呢,别看他是硕士生,文章学术水平可能没那么高,但是他某个观点提出来就给我一定的启发,所以说我在学习。那么,为什么上百年几百年来,宗教做了这么多如白虹老师报告给我们的这一类的慈善事业,却仍然会受到诸多的“残酷之谤”,诽谤呢?后来我做了一个总结,应该说,是我们缺少感恩之心,总会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因为没有感恩,他人给我们做了一点点滴水之恩,话说要以涌泉相报,但是我们决不会去报,而且还会报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态度,这是我们的常言所说,所以就造成我们真正的中国文化中的一点儿缺憾的东西。当然中国文化五千年历史悠久长远,博大精深,独一无二,这些词当然都可以用上,但是我们究竟能不能反省自身,做文化上的反省呢?故此,需要我们青年学者们用心来做。这是一个感想。感想之二是,这十年来,为什么我们总是放在6,7,8,或者7,8,9这几天举行呢?因为7号是纪念教会日历上的圣盎博罗削,圣盎博罗削瞻礼或者说纪念日。我看我们许多文章都在谈圣奥斯定,智慧的堂奥里,跳不开他。但是谁发现了他呢?当然大家知道谁发现了他。盎博罗削,他引奥斯定进入到智慧的堂奥里去了。我们研究来研究去,就是跳不开他,是盎博罗削带他进入到教会,他听了盎博罗削的讲道后皈依了,然后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和成就。第二天,12月8日,我们叫做玛利亚无玷受孕节日,当然我们有不同的翻译,也叫无染原罪节日。我还是用无玷受孕吧,Immaculate Conception,这个词,比较适合我们。这几年下来,我感觉选的日子的确很适合我们,一来我们有盎博罗削,希望我们能够出现伟大的思想家,在中国文化中出现像奥斯定那样伟大的思想家,这个思想家不是谁吹出来的,不是谁标榜出来的,那些标榜出来的,吹嘘出来的很快会在历史的长河中被冲刷净尽,只有你真正的达到那个思想境界,思想水平,人,人类才会去仰望你那座智慧的高山,所以这是我的一点儿感想。我们说到中国文化,这样我把两个感想结合起来,我们中国的文化,中华文明,如何真正的能够达到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呢?当然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以中国人为自豪,别说骄傲,但是我们怎么才能真正的反省我们自身呢?这是我这十年来的一个感想。当然这个感想怎么样实现,我们是不是能够实现,很难说,但是我们做了,这就够了,用心做了,这就够了。
这十年来,除了这两个感想,还有两个感恩。感恩无玷受孕玛利亚,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信,我相信是无玷受孕玛利亚护佑着我,护佑着我们大家,让我们十年来办成了,办了十届论坛。这绝不是我有多大能耐,绝不是、绝不是、绝不是!!我将之归功于无玷受孕玛利亚。十年来,我们自由平等地去探讨,去对话,不管我们水平高低,我们去做了。所以我说归功于无玷受孕玛利亚,玛利亚用她毫无罪污沾染的身体孕育了耶稣,他是真理,也就是孕育了真理。我们也在做,至少我希望我们在这样做,用洁净的心,干干净净的心来探讨真理,来接受真理,这是我们要做的。所以,我们要感恩无玷受孕玛利亚,感恩圣盎博罗削。我们研究了很多圣奥斯定,但是十年来研究圣盎博罗削的人不多,寥寥无几。别忘了那些引路人。所以我们这次特别请来吴小新博士,他那天说他很不好意思,谈到马爱德神父他太激动了,我说不是,你的激动是对的,没有任何不礼貌,因为你是在用心,没有忘掉你的引路人。所以我们也要感恩圣盎博罗削,这是第一个感恩。第二个感恩,感恩各位参加的青年学者,为什么感恩你们呢?不管你的学术水平是高是低,你们能来参加,贡献出你们小小的智慧,这就需要感恩的。别人从你的发言中学到了一点点东西,那就要感恩。你发言之后,别人给你提出来一个尖锐的问题,引发你的思考,你就需要感恩,是因为他给你的尖锐问题引发你的思考了,应该感恩。当然这是从我们的研究内容上来说的,即便从参加的人来说,也应该感恩你们。有些人只参加过一次,有些人参加了九次八次七次六次五次,我们将来会有一个统计的,当然不是说你参加了一次就不好,没有这个意思,你参加一次,你贡献了你的智慧,那我也感恩。我们不是以次数论英雄,当然我们有的人真的是英雄,包括这次会议,小宝宝还在哺乳期,刚一岁,人家就想办法来参加会议,发言完了,这位学者说小宝宝想妈妈呢!我说,那你就赶紧走吧,买票,没有了,买不到火车票了,我说没关系,你买一等座,我给你报销,最后说一等座也没有了。那别的呢,还有软卧,好,那就买软卧回去吧!因为小宝宝需要妈妈呀!所以回去了。然而,谁知道,我们让修女给她报销路费,最后她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参加全程会议,所以这个路费我不报销了。这让我感动,感恩,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说的是这位青年学者参加我们会议的精神,这是她用心在做。这精神是我们需要的,所以我说要感恩,感恩你们青年学者们。我们也给那些参加过我们会议,但因为生病来不了的学者祈祷,为他们祈祷,为那些曾经参加我们的会议,但因为家人或自己身体不好,没能参加的人,我们不要忘了他们,我们为他们祈祷,我们感恩他们,这是第二个感恩。
另外还有两个感谢。一个感谢呢,感谢我们修女们,她们给我们会议服务,当然也有学者提到了感谢她们。她们没有太多会议服务的经验,但她们有一颗仁爱的心,愿意服务大家的心,这一点我是确保的,服务会议的经验我不敢说。这几年下来,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包涵,但是能够办下来了,就是成功了,要感谢服务的这些修女们。第二个也感谢酒店,我们在这个酒店比较多一些,一来是这个酒店他们服务真的是在用心,他们不是为了钱在给我们服务,他们的经理自己身怀六甲还要跑来看看,她说不放心,一定得服务好,我们说你就别来了,她说,不行,合作这么多年了,一定要让你们满意!这些我们不该感谢吗?这就是她在用心,用心帮助我们,让我们能够住的吃的会场等都更好,所以我们感谢酒店。
两个感想,两个感恩,两个感谢,做为我们十届论坛的我的总结。当然你们可能还有建议、意见,我们的时间来不及了,但是我们有微信群,你们有什么建议、意见,批评也好,表扬也好,希望也好,你们就发到微信群,为我们的未来做准备,我们需要你们的希望,建议,批评和赞美,都需要的。谢谢你们!(赵建敏神父的总结依据录音整理修订)

论坛日程:
论坛合影:
论坛会场: